Monthly Archives: April 2014

我聲大故我在

自星期日早上起來,喉嚨已不舒服。到了星期三,不單說話走音,連想大聲一點都有困難。有人在電話留言找我(sorry, 我不是想說〈愛我請留言〉,但公司電話真的有人留了言給我:P) 我只能用電郵、短訊回覆。今早起來,經過數次服用抗生素,聲音大了很多,接近正常水平,也沒有走音情況。雖然仍不時咳嗽,但出乎意料之外,聲音回復了八成,令我整天心情好了很多。今天晚上參與聖週四的禮儀,很自然的想跟著唱,才發現雖然說話沒問題,但是完全唱不到。於是禮儀裡的歌只能動口,在心裡唱。我喜歡唱歌,雖然沒有很大表演慾,但在彌撒中、在車廂中、洗澡時、在k房唱歌都是我很喜歡的。

原來講(唱)得大聲真的是恩賜。

不知從何時開始,我正常說話的聲線是很遠以外的人都會聽到。我經常要面對的「煩惱」是如何不要不自覺地說得太大聲,我要很刻意才能把聲線壓低。很多人跟我說我這種聲線是最適合教書的,不用咪高峰,山頂的朋友也聽到,多好! 而有趣的是,明明在小學期間,經常有老師說我答問題不清楚,聲音太小,究竟是什麼時候,發生過什麼事,令我無需用丹田說話都聲如洪鐘,只會被人嫌大聲呢? 真的記不起。

我時常在想為什麼給我起中文名的爺爺會給我選「鳴」作為名字? 由於他身在遠方,我出生時他有否看過我也成問題,他為何會覺得「鳴」跟我相配? 難道真的人如其名? 世事真有趣。

返回正題,本來我寫這篇是要分析為何聲線對我這麼重要。聲線是一個表達的渠道,是最唾手可得,最能自然表達自己想法、感覺的一個方式。我們常常聽到「要為xyz發聲」,為什麼? 因為很多人、很多團體/族群原來很用力都發不了聲。我們有能力發聲的一群,有否察覺自己有義務為這些人說話,除了說自己想說的話,會否借出自己的聲線助他們一把呢?

在這個年代,要發聲除了靠把口,還有9000+個渠道。這些渠道載著什麼訊息,要發揮怎樣的作用,全視乎能發聲的人投放些什麼進去。

不論你愛用什麼方式發聲,當我們有自由、有能力去表達的時候,善用你的聲音吧!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