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December 2008

一鼠一狗在雲端

一鼠一狗在雲端       屈穎妍

2008年12月10日        明報副刊

這天清早,大女兒照例先到鐵籠前逗倉鼠,忽然發現,小的一隻一動不動側躺在地。

「死了,倉鼠死了!」大女兒四出報告這驚人「命案」。

像神探伽利略,更似鑑證科,三個孩子穿起手套圍在籠前檢驗屍首查察死因。

兩隻倉鼠,同困一「室」,一夜之間,死了其一,剩下活命的,嫌疑怎算都最大。

若法醫,左度右計,算屍身硬度,測死亡時間。提起鼠屍一看,發現屍身大半邊身凹陷,拿起旁邊只顧吃的疑犯量度,終於找出死因,原來小倉鼠是給肥同伴壓死的。

這陣子天氣轉冷,小倉鼠一睏便擠在一起睡,兩球毛頭,埋在一起分不出你我。

沒想到,鼠輩原來跟人一樣,大的和小的攬著一起睡,就搞出人命。

女兒為了嚴懲兇手,兩天不給牠吃的,還沒收籠內所有玩具。

朋友說怎麼你的孩子不悲傷,還可以冷靜判案細心尋兇。死了一隻寵物,正常反應,應該是哭個死去活來才對。

想起那年,養了十載的拉布拉多獵犬過世,她們都是如斯冷靜。

也是一覺醒來,已見大黃狗僵硬在地。孩子蹲下望著屍首,問了許多。

「人死了也是這樣子的嗎?」

「可以摸摸牠嗎?身體好硬啊!肚子不再動了。」平日黃狗都愛人家替牠掃背搔肚。

「牠到哪裡去了?」

「牠會不會記住我們?」

「天堂有沒有狗相陪?牠最憎貓的,希望路上不會碰到貓‥‥‥」

沒有呼天搶地的哭,不代表她們不愛戀那逝去的生命,從此,她們的畫中多了有翼的一狗一鼠在雲端。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