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Pro-Life

我討厭政治,但…

我加入了保守黨。

是因為我喜歡哈珀領導嗎?是因為我覺得他們把加拿大的經濟管理得妥當嗎?

統統不是。我只為買得一票–只有入了保守黨,我才有權投票選出誰能代表保守黨在下屆聯邦選舉爭取我所屬選區的議席。只需付出$15,我就能盡我的一分力,用我僅有的方法爭取一位在國會中比較能代表我的議員,而不再是:

  • 凡支持安樂死合法化的議案都投贊成票
  • 任何跟墮胎有關的議案都投票支持,令加拿大繼續成為世上少數沒有任何規管的情況下,只要嬰兒未完全離開母體,都能被殺害的國家

有人會問單單為一個議題而支持一個候選人(即變相支持政黨),是不是很傻。我也希望有另一個政黨更能合我心意。我也支持環保、扶助低收入人士、幫助新移民。有誰能告訴我為何以綠色為賣點的政黨都把墮胎權視為神聖不可侵犯?我不理解為何某些議題總是被綑綁在一起。

但我始終認為生存權比其他一切都重要,其他權利都建基在生存權以上,如果一個候選人能在最重要的議題上跟我的立場一致,即使在其他方面不合我意,在沒有更好的選擇下,他就能賺得我的一票。

Advertisements

Pro-life: reality check

I read this on Mingpao today. It’s sad to see how young girls can do so much to hurt themselves out of ignorance. Sometimes I think the pro-life work that Christians do only work for people with faith. It’s necessary to see how certain youths view sex, and the consequences of their impulsive behaviour.

What can be done for girls like this? What can be done for the public regarding their  view on unexpected pregnancies?

周日話題﹕14歲第一個B

【明報專訊】識他時12歲,不知道什麼是愛情。現在的年輕人都很快拍拖的,覺得失身好威,有個朋友9歲「破處」,有性經驗,奇怪到15、6歲都無月經。我開初都不敢跟人說,仍那麼小。是,是出於好奇,真的……半推半就,十五十六,他,擺明鹹濕好性。我嗎,我相信做過愛,男仔會更喜歡自己。

阿媽叫我one night stand

到發生了,發現原來係無乜№,不會追求,他會追求。

其實我不喜歡他,受身邊朋友唆擺了,玩玩下,他又給我錢。現在的年輕人好容易受朋友唆擺的,亞爸亞媽channel不對嘛。不過,我家人好開放。剛分手後好不慣,亞媽叫我食避孕丸,玩one night stand。

我們是上年10月4日分手,23日認識現在的男朋友,中間兩個星期,有4個男仔。

我媽比我還濫,墮了一籮筐的胎。我排第六,她生我哥前落了幾個,生完又落過幾個。先前那些,都是跟其他男朋友的,阿哥之後的為何墮胎我就不知道,都無興趣問。阿媽四十幾歲,剛剛改嫁到澳門,不後生了。阿爸五十幾歲,兩、三年前離開了我們,現在都沒有再見。

我一個月大還是BB,阿媽就將我交給契媽帶,契媽是媽的好友。十幾年裏,我跟他們一家三口住。契媽也很關心我,但人保守,她女兒很大了,古板的,我們無偈傾。我無老竇教好反叛,契媽也試過管教,升中一時她不准我出街,我叫大班朋友上來鋸門。後來識了男友要跟他出去住,她叫我多回去吃飯。之後,也沒有再上學。

兩個星期裏的4個男仔,我全不喜歡,很怕跟他們會有BB,堅持要用套。其實想有人陪,我好怕悶。

一直都不太驚會有BB,不會那麼快吧。跟現在的男朋友,一次也沒有避孕,他很喜歡我的。年輕人都是這樣的,求一剎那,不理後果。跟他做愛時,我就什麼都不理。半年後,即今年4月,有了第一個BB。

落仔好痛

平時經期都好準的,開初不信,我之前好瘦的呀。後來我們一起買驗孕棒試,中了,第一時間打鑼打鼓,問「契哥」要落仔電話,我一味話,要平,要隨時隨地可以做。

那間旺角黑市診所,好光猛,也乾淨。有一個廚房一個廁所,廚房有爐但沒有煮食,都放藥。有一間房,手術後如果太痛可以在裏面躺。做手術那間房有個電視,音量開到好大,用來遮蓋病人叫痛的喊叫。醫生是個男的,看上去好後生,大概三四十歲。他有用麻醉,但都好痛,我不斷扯弄自己的頭。

以為事情在兩日裏處理掉,原來不,仍然作嘔作悶。回去找那醫生,他帶我到另一化驗所照超聲波,看見一件橢圓形的東西,看見了,就覺得好奇妙,好得意。我好大聲問「呢個係唔係我個BB?」醫生話「係呀」,又用滑鼠指給我看。它,八周大。

後來醫生幫我再刮宮,用隻匙坃。收1000元,算好平了,外面最少千五、二千幾。其實我最怕有人報警告發我們。第二次,是10月9日。

這一次,我們徘徊了許久,拖了兩、三個月,思前想後,可不可以生下來呢?BB是無辜的。我男朋友大我5年,彼此相愛,第一次有o左,他正失業中,現在他有份工。不過,母親的抉擇那邊說,一定要負刑事責任,我不想他坐監。

總像有人在跟著我

第一次時有跟阿媽說,她轉頭便忘了,墮完胎我又再跟她提起,她直問「痛唔痛,去珠海打支針,好容易的」。我還以為墮過一次胎,不容易有第二次。再去那間診所,醫生都認得我。這一次,痛得不能動彈,做完,躺覑個把小時,我哭,他也哭了。

這一次我們沒有告訴家人,怕他們擔心,覺得是自己的事,無謂擾人。第一次搞大鰦契媽好傷心,她真的很保守,現在還在嘮叨,好煩。

沒有要這個BB,是有一點不開心。總覺得像有個人在跟著我,又常會不自覺的回頭看。

我們繼續沒有避孕,我很怕避孕套,覺得痛。問過醫生可不可以打避孕針,他不建議,說我太小,怕有副作用。避孕藥又好煩,常忘記食。怕也怕,月經遲一點就想覑要買避孕藥、通經丸。他好鹹濕的(你不鹹濕嗎?)不,我是女仔,要有矜持。現在開始,我們奉行體外射精。肚還時常隱隱痛,去看婦科,醫生說子宮被刮傷了。從前都沒有經痛的,現在睡到半夜會痛醒。

16歲前不要再大肚

現在我們住一個300呎公屋單位,他當跟車,靠他一個太緊,我在快餐店打工,比以前乖很多。他不愛玩,連帶我也沒去玩了。再大一點,我想去做售貨員,賺多點錢。

我不懂說什麼是愛情。現在的後生都不識愛情的,只是玩。我想法幼稚,他照顧到我。我們兩個都沒有完整家庭,他也是有媽媽無爸爸,我們知道,不應該做不負責任的爸爸媽媽。我是很愛玩,但也會玩厭的吧,也會想過正常生活。從前沒有感到的溫暖,現在好像有一點,在他身邊,覺得好安穩。

總之16歲前,不再搞大個肚。現在我們努力儲錢,滿16歲以後如果再有,便結婚,然後努力給他最好的。

後記

阿琪她個子小小,束一把長髮,單眼皮眼睛塗了一道厚眼線,看上去,像個小大人。她的男朋友也是單眼皮的,兩人長相竟也相像。他在一旁偷聽,聽見阿琪說他鹹濕,就怯怯的想要抗議。阿琪說話有句口頭禪﹕「而家鱓年輕人係點點點」,在談到第二次墮胎後的陰影,跟說到手術時的痛楚一樣,肉緊的眉飛色舞,卻又彷彿一切輕如鴻毛。

她的故事,也許又是她她她或她的故事。剛開始跟進這小兩口的外展社工說,未婚有孕,個來月便遇一宗,更有試過腹大便便到四五個月,瞞不下去,才被揭發。社工會勸她們找家計會。

生育權

香港家庭計劃指導會是本港其中一個墮胎的「正途」,統計顯示,近年每年有約700個18歲以下的未婚懷孕女子來求助(26歲以下的求助數字為每年 2700),要求終止懷孕。該會輔導主任張惠儀受訪時說,他們很強調事前的輔導,鼓勵當事人尋求家人支援,了解面前的選擇和自己所能承受的可能後果,從而作出個人決定。5%受助人在兩次會面(通常相隔三天)後決定將孩子生下來,或是自行撫養,或是交「母親的抉擇」。

張惠儀說,很多女孩子並不知道,她們就算未滿法定結婚年齡,也有權生育。她們在衡量各種情後,可以選擇生,或不生。她又特別澄清,家計會的宗旨是服務青少年,他們會向未成年的求助者指出他們的刑責,但不會報警。

她知道非法診所對當事人來說的確快捷又保私隱,不用歷經醫生護士輔員員等重重關卡,但就囑咐小心易有心理生理後遺症,再出事的機會也大。她不無自豪地指出,家計會求助者的復發率,只有0.7%。

文﹕黎佩芬


 
周日話題﹕不一樣的十四歲媽媽 (I don’t share the the view of the author of this article…)
 
【明報專訊】元朗十四歲少女未婚懷孕,家中誕下男嬰後將其丟下街至死,讓人聯想到早前明珠台熱播的日劇《十四歲媽媽》。女主角堅持生BB,最終得到老師家人朋友的理解和支持;現實中的少女產子,來不及多想,就採取了最極端的解決方式,一了百了。
 
為什麼她沒有像電視劇中的少女那樣,成為一個雖然年輕但有愛心及責任感的媽媽(如此,我們至少會認可她的母性/人性)?設想你是她,同父母及胞妹擠住在一個有上百戶鄰舍的大廈,你只是一個中三學生,卻闖下彌天大禍,幹下見不得人的事。你半夜獨自產子,這個小生命連著臍帶血糊糊地呈現在驚慌失措的你面前(注意:不是乾淨地包裹在粉紅或者粉藍色的襁褓裏),你覺得好陌生,簡直好似發緊一場惡夢。廁所外家人都在睡覺,這裏除了多了一個BB,一切如常。
 
「怎麼辦怎麼辦怎麼辦?!」你望著廿四層樓高的窗口,會不會有一刻幻想:「如果這一切可以即刻從眼前消失就好了!」
 
少女真的這樣做了,可惜非但沒有一了百了,還引來差人被拘捕。一時鬧到全城盡知,成為眾矢之的:為什麼她要殺死那BB?為什麼她發現懷孕卻不尋求幫助?為什麼她不避孕?為什麼她年紀輕輕就拍拖就有性行為?她是怎麼了?我們的社會怎麼了?
 
筆者一年以來研究未婚女性懷孕問題,在廣州深入採訪了二十名有過墮胎經歷的年輕女性,聽取了多位醫生教育者大學生等社會各界人士的說法。對未婚懷孕這個社會問題有一些「非主流」的思考和看法。
 
女孩好壞運氣問題
 
在我們這個羞於談性的社會,別說青少年,就算成年人都未必有充分的性知識.我們「摸著石頭過河」,指望後輩會「無師自通」,總言之一句話:「唔好問,唔會答」。「性」這個話題被簡單粗暴地處理成兩個問題:「可不可以?」「什麼時候?」而答案是:「不可以!」「以後!」
 
譬如少女就讀中學的校長在事件發生後對媒體說:「學校不鼓勵學生談戀愛。」你看,本來由戀愛到性交到懷孕到生產,是多麼複雜的一個過程,牽涉到多少其他因素,但這些都被完全忽略掉,彷彿小小年紀談戀愛就是造成悲劇的直接原因罪魁禍首。懵懂少女如果決心拒絕誘惑,立志要做一個「好女孩」,就會等到成年或者讀大學或者出來工作才開始談戀愛,但在這等待的漫長年月裏,她對性的了解和認識並無長進,即使終於被允許參與這項「大人的活動」,無論是已婚還是未婚,她仍然會面臨意外懷孕,以及其他由於性無知所帶來的困擾,受到身心的傷害。也許她未曾享受到性能夠為她帶來的快樂,就已經深陷其所帶來的麻煩與痛苦之中了。
 
在我的受訪者中,就有幾個這樣一直等到讀大學甚至更遲才拍拖才開始性交才「中招」的「好女孩」,她們並沒有因為「聽話地長大了」,就自然而然地被賞賜快樂無憂的性。她們二十四歲「中招」所經歷的錯愕、恐懼、羞恥、痛苦,並不見得比一個十四歲「中招」的女孩所經歷的要少。而更多的那些暫時僥倖沒有「中招」的女孩,她們每個月都在緊張地等待一個「宣判」的來臨。
 
所以我說,無知狀態下的等待,並不是真正的保護。「好女孩」,「壞女孩」,沒有知識都會受傷害,至於幾時?只是運氣問題。
 
避孕套的尷尬處境
 
對於意外懷孕的女孩,好多人都會問:「如果不想要BB,為什麼不避孕?」問這個問題的人應該先問問自己:「我有沒有從第一次性交開始就保證百分百安全性行為?」
 
很多研究提到避孕套的悖論。譬如一對交往中的戀人,如果帶覑避孕套赴約,總有「事先計劃過」的嫌疑,破壞「情到濃時,情不自禁」的浪漫氣氛。我們喜歡想像在愛情中發生的性交,是「靈與肉的結合」,是「水乳交融」,是「愛情的昇華」,但隔住一層塑膠膜,怎麼樣「結合」「交融」「昇華」呢?
 
近年來社會對於預防愛滋病的宣傳,一直強調避孕套對於預防性傳播疾病的作用,又使避孕套無意中與「信任」扯上關係。這也是為什麼夫妻(或固定性伴侶)之間反而更不傾向使用避孕套的原因。
 
我們實在對「性」賦予過多的意義,彷彿「性」是一個特殊,需要同其他事物分開來對待。你看就連小小一個避孕套,都可以引伸出這麼多的涵義,被反覆假設和推理。誠實、求知、自信、表達、溝通,這些我們從幼稚園就學到的積極的做人道理,在「性」這件事上卻不能一致。一個人的誠實品質,由他戴套(或者不戴套)來決定或者改變。「性」,究竟「有乜咁大件事」?難道一個愛自己,欣賞別人,追求知識,有立場的人在「性」這件事上就要受到另外教導和監視嗎?
 
各國十四歲未婚媽媽
 
在文章的結尾,我們來假設不同國家的少女如果在十四歲發現自己懷孕會怎麼樣。
 
一個美國的黑人女孩可能會大著肚子上學,做單親媽媽以後申請政府救濟金;白人女孩這樣做的比率較小,如果所在州的法律不允許墮胎,孩子送去領養的機會亦較大。
 
一個英國的女孩如果墮胎,她可以獲得政府醫療補貼,但是需要家長簽字,所以如果不想讓人知道,她可能會去「黑市」墮胎。
 
一個日本的女孩會瞞覑家人,由朋友或男朋友陪同去醫院墮胎,電視劇中的故事在現實中發生的可能性不是沒有,但微乎其微(日本人未婚生育的發生率全世界最低)。
 
一個非洲酋長國的女孩會被迫結婚生下BB。
 
一個中國大陸的女孩會上互聯網「人流討論區」問過來人墮胎是怎麼一回事,需要多少錢,痛不痛,可不可以DIY。
 
社會對一個女孩在「性」這件事上行差踏錯的懲罰是如此嚴重,以致於每一個國家,都有報道過14歲少女殺死親生嬰兒的「個別事件」。
 
文﹕王雅雋
編輯:梁詠璋

雙重標準

今天下班回家途中,聽電台的時事評論節目。談論的主題是宗教自由是否絕對,愈聽愈火滾!
 
他們談到近日在溫哥華誕生的六胞胎,父母信仰為耶和華見證人。由於六胞胎早產,極有可能需要藉輸血才能確保他們能健康地生存下來。他們的父母不願意透露任何資料,報章只得知他們的信仰。主持人作出一個假設,父母可能是希望透過傳媒廣泛報導,最終能得到法院頒領,讓他們的孩子能光明正大地輸血。(這是因為耶和華見證人信奉舊約聖經,認為血液蘊含生命的"精粹",不能與別人的混和。)
 
主持人說了一句話,讓我無名火起! 他說:嬰兒的生命是最重要的,什麼宗教自由也得靠邊站!
 
這句話令我想起:
1. 嬰兒的生命是最重要的,那麼在母胎中的嬰兒又重不重要呢?
2. 生命是重要,但為何某些人的生命看來比他人的生命更重要呢?誰能決定A的生命比B的生命重要?
3. 即使宗教信仰跟維護生命的原則相乎合,為何宗教自由仍不被尊重?(若不認同,請訪問有天主教/基督教信仰的醫生,護士,藥劑師工作上受的壓力。)
 
問題不在於宗教自由,也不在於生命的價值,而在於自以為有權控制大眾的人的雙重矛盾價值觀。我只能說,在這年代,歪理謬論比真理更加多人信,更得到認同。

March for Life media coverage

0 coverage in Toronto Star and CBC
 
Some coverage in CTV and Global
See CTV article and video (on the right hand side) here:
 
Distorted coverage in Globe & Mail (5700 ppl -> "several hundred people")
See here:
 
See more in this lifesitenews article:
 
 

Dr. Lile is my hero

On Apr 19 lifesitenews.com, there’s a piece of news talking about an online video with a pro-life doctor illustrating partial abortion technique with a baby doll (thus without disturbing/bloody images) to a group of high school students.
 
He’s such a hero!!  I admire he uses his knowledge and training and find ways to teach people (esp. young people) about lies about abortion…
 
I feel particularly strong about partial birth abortion. Reason being, it’s not that the life of a ready-to-be-delivered baby is more precious than a fetus or fertilized egg at a much earlier stage. It’s because partial birth abortion is 1000000% much more unreasonable than an abortion done in earlier stage. I don’t see how a mother’s life would make any difference if the baby is delivered LIVE. If the mother/family really can’t support the baby, there’s adoption… The baby is already THERE… 90% of his/her body already exposed in the air, outside of the mom’s body… in this world!
 
If you don’t know what partial birth abortion is about (or if you already know, remind yourself about how cruel it is), WATCH THE VIDEO (I mean, if you took the time to see the stupid Jay Leno phone booth video, spare a few minutes to watch this one pls…)! I can’t think of anything more inhumane than this. The tools (that is the 兇器) used are xyadfasd3@#@ (I don’t know how to describe…)
 
Here’s the link to the video again: http://www.youtube.com/watch?v=IN7W7aZQfLA
 
Lord have mercy. Please wake up the conscience of those doctors who are willing to perform this kind of procedure.

Save the doctors

Doctors Seek Asylum After Exposing Ukraine Abortion for Cosmetics Scandal
 
Two Ukraininan doctors, Vadym Lazaryev and Vladymyr Ishchenko, have been seeking asylum in Ireland since 2004, after they were forced to flee their country for exposing appalling human rights abuses of women and unborn children in the Ukraine.
 
The doctors were part of a group working to uncover a macabre system of medical trafficking in the bodies of unborn babies, European Life Network reported today. Doctors were deceiving women into aborting their babies for false "medical" reasons, and then selling the bodies of the children. The children would be aborted live, and their bodies cut into separate organs. In some cases live dissection took place.
 
A quote from the UK Observer article:
Ukrainians, accustomed to tales of illegal privatisations and government corruption, are not surprised. ‘They used to say we were selling Ukraine,’ said one reporter. ‘Now we are selling Ukrainians; moreover, in parts.’
 
Read the rest yourselves:
 
Pray for these 2 doctors and their families that their appeal for asylum in Ireland Please can you lobby and PRAY that these courageous doctors can be given sanctuary in Ireland with their families. Time is running out.

PBA

Time for some seriousness…
 
What does PBA stand for? It stands for Partial Birth Abortion. It’s one of the worst things you could do to any humans. Learn more about it from this blog entry on Dawn Patrol (check out the comments especially… to see how some ppl like playing word games.. an attempt to make this act sound *better*)
 
Let’s pray for the ban of this nasty act.

ProLifeSearch.com

Got an email from ECCCLC about this site ProLifeSearch.com and it’s such a great idea! It’s powered by Google and has safe mode turned on and the revenue generated is donated to pro-life charities!! Very good!! They’ve got a blog too.
 
And given the free time I have, I’ve spent some time to find out how to add it to the FireFox search bar, it turns out that creating a search plugin is really easy~ I haven’t submitted my plugin to mozilla tho, I sent it to PLS and let them decide what they wanna do. Let me know if you want the file, it’s really simp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