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10月11日  明報副刊
 
癡    阿寬
 
她說這問題已困擾了她近兩年。
 
他,除了她信仰的神外,在她的生命中排第二位。
 
她認為他有比她好的選擇,主動提出與他分手。然而分手後,又念念不忘,每晚都在她夢中出現。
 
她試過做回自己,要背叛他,找另一個他,但她不開心。到頭來,她只是更喜歡他。她發現在她心裡,除他之外,無法容納另一個人。她還很介意自己找另一個他的行為,他會怎樣看她。
 
她對他的癡,恐怕已超出了理智的範圍。
 
我記起了大半年前,跟一位資深演員提出無法抽離角色的問題,他答得好,淡然地說:”沒有抽離不到的角色,只有不願抽離的演員。”那是說,是演員不願抽離,並非角色困住他。
 
做人也一樣,無法在某個現實世界的身份中抽身而出,只因為貪戀沉溺中的快感。
 
過份癡戀某一個人,把對方神化了,認為他/她無可代替,比自己生命更重要,都是因為要扮演癡戀者的角色。
 
她說的那個男人,愈是得不到,就愈被完美化。
 
他是否真正得不到?她用她的自卑來與他保持一個適當的距離,走得太近,他就不完美了。
 
困擾是自己製造出來的,源於對自我肯定的不足,需靠另一個人,作為感情上的依靠。
 
提出分手根本毫無意義,跟心中完美化的他告別,才是真正的出路。
 
若還要在沉溺中尋找滿足,請在弄清事實後繼續enjoy。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