補習狂熱

最近愛上了星期二檔案(也可能是因Maria的關係﹐令我也不自覺成了fan屎)。
 
這晚的主題是補習… 勾起了一些回憶。我生平唯一一次光顧補習社要追溯至Form 2至Form 4期間。那是非常有趣的記憶。記得在Form 2時﹐開始教Trigonometry的時候﹐一天我的同學(一位非常似吳君如的同學﹐也是我的好友﹐至今間中有聯絡)問我有沒有興趣一起補習。我就這樣開始了補習生涯。
 
那所補習社在銅鑼灣加蘭中心後面﹐由一位中年(前任?)數學老師主理(當然不像今天那些身穿名牌的"靚仔"老師)。我記得那時我們常常在課堂傾偈﹐不時被人罵至狗血淋頭。他規定要做完所有練習﹐給他(或那跟他長得九成相像的兒子﹐我還記得他倆的手毛都十分之長-_-")批改﹐要題目做對才可下課。因題目十分之多﹐我們常常要玩"偷走遊戲" — 就是要靜靜雞從後門偷走﹐最令人難受的是後門有一塊佈滿陳年污漬的布廉﹐每次我們都要以極速把它掀起方可逃走
 
最令我難忘的是一次給他責備…他竟罵我:"你真是無藥救"。我不懂回應… 他還拿起間尺"bok"我的頭 想起也覺得過份。我讀大學時經常在想﹐終有一天我要拿我的大學BMath畢業證書給他看。哼!
 
ok.. 我以上所說的完全跟本週的星期二檔案無關 現在開始有關… 最令人覺得荒謬的是現代補習社的氣焰。那些受訪的補習老師個個自信爆棚﹐打扮一絲不苟… 最搞笑是他們的宣傳技倆﹐層出不窮﹐不惜一切!
 
"我也可說是當今的考試專家…"
 
"我tip的試題﹐沒全中也有九成中"
 
"四日不停狂谷﹐包你白痴都變超人" -_-"
 
我看不到一丁點"老師feel"。這就是當今的教育界典範嗎? sorry, 他們每人月薪都有HK$200-300K…
 
我很認同一位在日校教物理的老師所說的。他說學生為了應付考試而變得功利﹐對考試拿高分沒幫助的就一概不理﹐這只會不斷助長他們這種凡事皆有捷徑走的心理。
 
從中學生的口中﹐不難發現為何補習社能開至成行成市。他們的要求 — 老師好看﹐幽默風趣﹐tip題命中率高 — 全可在補習社找到。如程介明所說﹐他們看不到的是未來要求的﹐全是考試不會考到的。我們要怪的﹐並不是這些中學生﹐他們只是欠缺人生經驗﹐不懂得把眼光放遠些。要怪的是香港政府想不出一些更好的方法來決定學生的命運…
 
天主﹐求你真的要賜給政府官員智慧﹐讓未來的社會棟樑能紮好根基﹐好好成長。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